欢迎访问 农民权益在线网!  人员查询

1

当前位置: 首页 > 维权援助

春天来了,陕西黄龙县这些老百姓的问题该解决了

2019-04-24 00:06:57 作者: 来源: 西部维权网 浏览量:100820
分享到:

(编者按)进入三月份以来,本网陆续收到陕西省黄龙县部分群众的来信,反映近年来他们在危房改造、土地确权、荒坡地承包、果树被损毁等方面的问题,反映多年,遭到各相关部门层层包庇、敷衍搪塞、互踢皮球,无人理睬的境地,所反映问题至今迟迟得不到解决和落实,甚至部分问题还要对簿公堂,诉讼无期。在万般无奈之下,群众只有求助新闻媒体, 希望媒体为民维权,替民伸冤,将群众的冤情曝光于天下,最终使老百姓的合法权益得到维护。

下面就部分群众的来信整理汇编如下,希望能引起各相关部门的重视,并予以调查落实:

我叫孙艳飞,女,生于1975年4月,家住陕西省黄龙县崾崄乡伍姓村。

2011年9月,在即将秋收之际,黄龙县崾崄乡伍姓村小组长尹某中带领本村十几个人,当着派出所干警的面,以“我爱人马凤田捡了别人家2.4斤核桃为由(实际还是我自己家的)”,对我爱人一顿暴打,当场昏死过去。事后,延安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却下达了一纸《劳动教养决定书》,又把我爱人马凤田劳教一年,所谓的原因是:马凤田因移民搬迁工程致使自家的窑洞被水冲毁而多次到政府缠访、闹访。试想,马凤田一个小小老百姓,如果不是因为自家的窑洞地基下陷和村支书张某学带人恶意注水,导致我家的窑洞成为危房,裂缝处都能看见天空,我们就不会去找政府反映问题,怎么就成了你们口中所说的缠访、闹访,就要被劳教?试问,天理何在?道义何在?

当时,我们家的窑洞被村支书用水灌了以后,成为了危房,在多次反映无人管的情况下,我们自己买了点水泥、沙子准备维修一下,一切刚准备好,家里的“顶梁柱”就被带走了,几十亩庄稼无人收割、十几亩核桃全烂在地里,损失及其惨重,家庭经济顿时雪上加霜。

在万般无奈之下,我领着6岁的儿子、抱着3个月大的女儿到乡政府、派处所讨说法, 但均无人理睬。我原本准备维修的窑洞,已成危窑,眼看快要倒塌了,还是好心的邻居见状大声叫喊,才把我们娘三连拉带拽弄出屋子,不然就要出人命了,我带着两个孩子只好暂住在邻居家里。 后来在我不断并多次反映下,乡政府联合有关部门派人实地查看,他们吓得没有一个人敢进窑洞,并答应重新给我们盖房子,但结果统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没有一个人实际解决我的问题?!

迫于无奈,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与两个孩子在县城租了一间十来平米的房子,以捡破烂为生,为了孩子,自己默默忍受着人间的疾苦,周围的冷眼,艰辛的拉扯着孩子们度日如年。

2012年,爱人劳动教养期满归来,看到我们过的心酸日子,第二天就在县城一家搬家公司帮人干活。然而“屋漏偏逢连阴雨”,在一次搬运过程中,爱人从车上摔下来,导致脊梁骨骨折住院,从此再也干不了重体力活。

从2011年至今,我一次次找乡政府,祈求加快兑现给我们盖房子的承诺,各级部门也一次次拿出建房方案,都说尽快实施,马上就办,但我们一次次的在希望中失望、他们的承诺也在一次次化为泡影……

8年来,我们全家流浪在外,房租居住,县城距离我家庄稼地70余里,加上经济贫困,无钱购买农用车等劳动工具,很难经常回家干农活,导致庄稼荒芜,颗粒无收,八年了,全家人做梦都想回到属于自己的家园。

8年来,我先后向国务院、中央巡视组、省、市、县、乡等各级部门层层反映危房问题,但当地政府不仅不作为,而且还对我及家人不断打压,竟然将我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36天,可笑的是,被敲诈的对象竟然是当地政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对没有犯罪事实或没有事实证明有犯罪重大嫌疑的人错误拘留的,受害人有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所以,我必须要求黄龙县公安局给我造成的如下损失进行国家赔偿:误工费:36天×284.74元×5=51253.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共计151253.2元。

“精准扶贫、低保待遇、危房改造”是中央最英明的惠农政策,普照神州大地,但我却感受不到“阳光”的温暖,看不到光明的曙光。所以,我衷心恳请各级新闻媒体为我们“拨云见日”,引起各部门的重视和落实,使我们的房子早日建成,因为,在外漂泊的太久了,我们想回家!

我叫罗英芳,女,现年71岁,家住陕西省黄龙县崾崄乡伍姓村。

我反映的第一个问题是:伍姓村的生产道路留在了村支书张某学的地里,而张某学的妹子张某燕却偏偏从我家的地里用铲车铲出一条路来,一到下雨天,水就从路上冲出一个大沟。无奈之下,我在路上栽下了核桃树,但张某燕却给我拔掉,又推出一条路来;张某燕的丈夫当着乡政府干部的面说:“你活那么大干啥,弄死你”等恶劣难听的脏话。我到县乡各部门上访,但他们都是走个过程,无人过问,无人理睬;村小组长尹某中还当着崾崄乡司法所干部王某龙的面狠狠採着我的领口,肆意谩骂,将我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摔倒四次,这么大的年龄,我真的欲哭无泪……

第二、在村支书张某学的授意下,我家的4.7亩土地被邻居违法霸占,直到今天,被白白种了二十余年,仍然没有归还,没有一分钱的赔偿,他们的做法和土匪、强盗又有何区别?此外,我的粮食直补款(2010年至2014年)连续五年都打到了村子书张某学的账上,我没领到一分钱。

第三、我和两个女儿种植的承包地亩数大约有165亩,除去给大女儿确权的 45.57亩地、给小女儿确权的32.81亩外,黄龙县政府应给我确权的承包地面积最少在 80亩以上。然而,县、乡、村三级却目无国法、欺下瞒上、恶意窜通,竟然只仅仅给我确权了3.37亩承包地,比实际面积减少了80余亩,如此大的差距我肯定想不通。2018年7月23日上午11时许,我给黄龙县政法委副书记曹某投诉,这位书记大人对我大发雷霆,用手指着我怒吼:“你70多岁了,你连起码的道理都不懂”。

自己这么多年来的遭遇无人过问,遭人冷眼,甚至遭受谩骂和皮肉之苦,诉冤无门,所以希望新闻媒体主持正义,为民维权,替民伸冤,让自己的合法权益早日得到维护!

我叫贾建耀,男,生于1950年2月,家住陕西省黄龙县三岔乡李家庄村,老家在靖边县小河乡,1987年搬迁于此。

1997年,我与李家庄村党支部书记吴灿臣、主任殷和发、会计郭来旺、上林护村小组组长朱文喜达成协议,承包保安塬耕地35亩,承包项目是种核桃树。因为这块地是邻村瓦文河村的地,被吴灿臣赖来的。所以吴支书要求我开垦其他地块,一定要凑够132亩。我就愉快地答应了,并马上行动。承包期二十年(从1997-2016年),承包费伍仟元。

2004年瓦文河村支书张晓宁,村组长刘培玉多次向我要此地,我回答说:“我承包的是李家庄村委的地,承包费已交清,如果你们要就找他们讨说法”,结果他们没有要成。

由于种核桃树生长周期长,我就提出再延长承包期10年的想法,2004年经村支书郭来旺、主任朱启德、会计侯玉兵同意,我们就签订了延长承包合同(从2017.1.1-2026.12.31)。自从1997年承包以来到2003年,我共开垦出97亩地,这时,村小组长张孟先,却将我还没有来得及开垦的土地,转让给三岔乡派出所所长李某涛,并动用机械开垦。迫于无奈,2006年我又出资3万元买回李某涛这45亩地,使用期20年(2006.3.15-2025.12.30)。

2010年农历11月份,上林户村民中的老住户突然说我的土地承包期是10年,并反映到三岔乡政府。乡政府来人要看我的承包合同,我找了半天没找到。忽然想起:2005年我家被盗,这时才发现承包合同和林场多张罚款单同时失窃。看来这些老户想赶走我这个新户是早有预谋的,因为之前已赶走4户新户。

由于承包合同被盗,三岔乡政府人员要求我退出五十多亩地,对于已种上的核桃树,则由我继续承包,并增加承包费7.2万元。我没有答应乡政府的处理意见。那些老户村民于是不依不饶,要我全部退出,我被迫无奈,作出了让步:地可以让村上收回,但核桃树必须归我所有。而那些老户得寸进尺,却要连地带树一齐收回,仅仅说给我五万元的补偿,我没有同意。2011年农历正月,三岔乡政府竟然骂我是“老难缠”,要我交回地、移走树。这和毁林、毁项目有什么区别?!

他们的目的就是赶走我们这些新户,吞食我的劳动成果。近年来,由于粮价上涨,核桃价上涨,土地价更是暴涨,他们后悔当年承包价格便宜,所以处处给我设陷井,盗合同,想要收承包地,采取各种卑鄙手段,制造种种不和谐因素,其目的就是:收回我的承包地,移走我的核桃树,这一切都是“红眼病”害的。

首先,如果我们新户的承包地要收回,那么本村所有的承包地都应该全部收回,应该一视同仁;其次,栽核桃树是在黄龙县规划项目内,我的做法并没有违背《陕西省森林管理条例》、《农村土地承包法》等,而是他们却一意孤行,任意终止合同,毁林开荒,严重违背了相关的法律法规。三是身为黄龙县公安局领导的李某涛,凭什么要毁我们村的林地,不是我村的村民,却以权压人,全国都在退耕还林,而李某涛却在毁林开荒,竟高达125亩之多,就连省林业厅、县林业局实地勘查后也都无济于事。试想,还有什么王法可讲?到底还让老百姓活不活?!

以上反映,我就是要为自己讨个公道,收回自己辛辛苦苦半辈子应得的所有收益,衷心希望各新闻媒体能为我主持公道,匡扶正义,早日看到胜利的曙光。

我叫刘海林,男, 生于1979年7月,是黄龙县界头庙镇神地行政村石家庄村村民。

2018年11月8日早上,我去自家的苹果园时,发现自家的11棵苹果树被人挖掉乱摆在地上,我于是就急忙联系与自家果园相邻的张海生,因为前两天他叫人挖树、卖树。经过询问,张海生说可能是给他挖树的老板罗英亮让司机蔡正坤挖树时,把我家的11棵树给挖了。

于是,我找罗英亮讨要说法,商谈果树损失赔偿一事,罗英亮蛮不讲理,不但不给我道歉,反而不按市场价格给以赔偿,在我们双方谈不拢的情况下,我只好向黄龙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报案,但公安局以“不符合刑事案件立案标准”为由,不予立案。什么叫“不符合刑事案件立案标准”?自家的11棵果树白白被人挖掉,胡乱扔在地上,这难道不是故意毁坏他人财产的恶劣行为吗?而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怎么就不能立案了呢?!

目前,我已将罗英亮、蔡正坤诉讼到黄龙县法院,希望法院能够公平、公正的判决,更希望各级新闻媒体都来监督此案,让我的案子在正义的阳光下曝光,让社会舆论的力量来促使法院出一份公平、公正的判决,最终使自己的经济损失得以赔偿!

终上所述,是陕西省黄龙县四位村民的来信汇编,我们希望能引起各相关部门的足够重视,并积极调查落实,让“百姓利益无小事”真正落地生根、让人民真正成为新时代的主人、让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变为现实,最终,使他们所反映的问题都能得到圆满的解决!(中国农民权益网)

(声明:本网发布的“群众来信”所涉及的单位、部门或个人,只代表来信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本网任何观点,是否属实,希望相关部门积极调查核实,并将结果及时反馈我们。)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农民权益在线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北京中农兴业信息咨询中心 主办--村村通·一路发三农信息化168网站群平台成员•三农信息一体化应用平台--中农兴业工程指定网站

农民权益在线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9 nmqyzx.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8005977号-40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31号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010-56021286 15300094337 监督电话:18610056221

业务QQ: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