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农民权益在线网!  人员查询

1

当前位置: 首页 > 维权援助

四川筠连县高坪苗族乡群众十年维权两茫茫

2019-04-24 00:07:02 作者: 来源: 西部维权网 浏览量:126432
分享到:

(编者按)近日,本网收到四川省筠连县高坪苗族乡部分群众的来信,反映十年以来,高坪苗族乡政府伙同当地派出所违规操作、渎职侵权,与地方黑恶势力--黄金岩煤矿业主沆瀣一气,肆意克扣、截留、贪占村民的各项扶贫资金;欺上瞒下,骗取国家退耕还林款;非法挪用救灾款;横征暴敛国家、集体及举报群众的合法财产;剥夺举报人的合法权益等系列问题。

十年来,高坪苗族乡群众一直向中、省、市、县等主管部门不断反映,但均遭到官官相护、敷衍搪塞、互踢皮球的困境, 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万般无奈之下,群众只好求助媒体,希望中、省各新闻媒体为民维权,替民伸冤,将反映的系列贪腐问题见诸报端,曝光于天下。尽快让全县的农民真正享受到国家的退耕还林政策;尽快把全县农民的土地经营权证搞清楚;尽快把黑恶势力和贪官污吏保护伞绳之以法;尽快解决虚假扶贫和乱吃低保问题。以下所有事项仅为老百姓掌握依据部分的,而且全县的情况都差不多,但已经是对国家和社会危害程度特别巨大的了,全县老百姓希望国家尽快严格查办,更希望尽快公平、公正的解决村民举报的全部问题。

下面就群众的来信照登如下:

一、欺上瞒下,大范围侵占群众享受中央退耕还林政策的权益。

从1999年开始,四川省筠连县上报1900多个村民小组,每个村民小组有1000亩左右虚假的造林面积。而高坪苗族乡政府伙同少数关系户套取了国家巨额的退耕还林补助款。《农村土地经营权证》上所显示的第二轮承包总面积在大幅度减少,就是最强有力的佐证,甚至有些百姓的第二轮承包总面积变为0了。乡政府对老百姓的解释,刚开始说是搞错了,后来又说自留地的面积不计算在内;举报人问,难道自留地的面积占绝大部分吗?还有面积为0的那种,是说他只有自留地吗?后来乡政府又对老百姓说,那只是个数字,不重要的,反正你的土地都在哪儿;并且经常以各种方法对上级部门谎话连篇,说什么举报人在说瞎话等等。

2019年3月12日,高坪苗族乡政府又通知英雄村关坪组的8户农户去乡政府修改《农村土地经营权证》内的相关内容,企图掩盖它们的劣行。至于退耕还林的问题,乡政府说:你们这个村民小组的问题我们已经查清楚了,胡某某办了几百亩,你们直接起诉他就是了,跟乡政府没有任何关系,至于其他村组的问题你们就不要管了。村民一致要求,全县的问题都必须同时搞清楚,包括退耕还林的问题也一并查清楚,否则,要将维权进行到底。

二、高坪苗族乡政府经常习惯性的隐瞒中央的好政策,截取民众利益。从2008年开始,生态公益林补偿金仅有那么一点也被少数人给瓜分了。

三、2012年冬,高坪苗族乡乡政府打着“农田改造”的幌子,花费四个多亿,把村民的水田变成了荒坡,至今未给村民一分钱的赔偿。

2013年,乡政府借水利工程之名,又花了四个亿,狼狈为奸,中饱私囊,结果是洪水依然泛滥,这样还可以另外套取国家的灾情款进行瓜分。这两个问题,如今乡政府承认是省政府主持的试点工程,叫村民直接去找省政府反映。

四、2000年3月乡政府滥用自己的职权,在没有获得有关部门审批的情况下,颁发了一个红头文件,来麻痹无知的老百姓,欺骗性的非法征用群众的耕地来扩建学校,说要支持教育,仅仅象征性的给群众一点点青苗补偿费,实则大部分资金被中饱私囊。有两户村民外出归来后,才知道自己的土地被学校非法占用了,到处讨要说法,而至今无果。

其中一个村民郭昭贵,于2017年2月份,还遭到报复,被人黑打,有当时的照片和医院证明以及派出所的报案记录等为证。最近,举报村民中,有些人的牲畜已经被毒死了好几个,是不是要等出了几条人命才会被认为是事呢?

五、近年来,筠连县的扶贫和低保对象更是弄虚作假、虚报谎报相当严重,它们各种手段都用上了。利用国家的扶贫和低保政策,发展关系户,还要这些人感恩他们,不要“乱说”,否则就取消扶贫或低保资格,进而达到帮他们隐瞒其贪腐行为的目的。而有些人的合法权益就这样被它们非法的剥夺了,因为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吃低保,都当贫困户吧。此外,被举报人在异地搬迁和危房改造上同样是谎报瞒报,已批人数与实际发放人数及发放金额差距极大,多报少发,克扣、截留、贪占、损公肥私等恶劣现象普遍存在,具体侵占的贪腐金额,老百姓都蒙在鼓里,必须核实后才清楚。

2018年4月,乡政府人大主席、党委副书记李某某亲口承认:异地搬迁贫困户中,全乡有180多人没有得到应得的扶贫资金(每人两万五百元),并且说,全县都是这样的,谁都没有办法。试想,仅一个乡的异地搬迁就贪污了近400万,全县三十多乡镇,全宜宾市四个贫困县该有多少扶贫资金被蛀虫们贪腐掉?!

六、2014年4月,高坪苗族乡政府花570万修建的街村水库,占用英雄村李一组5.3亩林地;2015年修建川云段公路时又占用所有村民的稻田,均遭到拒赔,国家的征地款再一次撑破了蛀虫们的腰包。

七、2012年9月,高坪苗族乡政府修建二环路、2013年修建观光路、2014年修建川云段公路,国家每段路都拨了征地款的,但老百姓分文未见,照样被贪污?!可恨!可气!乡政府不仅擅自错改交通局的设计路线,造成道路出现不合理的急弯;还强行把村民郭昭贵的一部分土地卖给他人,甚至想方设法整了890平方米的土地来公开进行拍卖,目的是还修公路的欠款,可是修公路是国家拨了专款的啊?乡政府根本没有花一分钱,居然还厚颜无耻的说钱还不够用。

八、县、乡政府及有关部门长期为高坪苗族乡黄金岩煤矿充当保护伞,坑害百姓利益。

2006年夏天,黄金岩煤矿采空区垮塌,造成英雄村李一组207亩林地(乡政府亲自参加并测量了三次的最终数据)被损毁,矿方拒赔。控告人依法维权,遭到乡政府的威胁、恐吓。随后,向上谎报已按照与耕地相同的标准(1200元/亩/年)进行了赔偿,这简直是指鹿为马,颠倒黑白。

另外,村民饶兴洪的林地和矿道,不但长期被黄金岩煤矿无偿强行占用,而且在2011年5月,为讨要赔偿款,村民郭仕容和饶永方还遭到了黄金岩煤矿雇用的社会闲人暴力殴打,导致饶永方精神分裂症复发,至今仍在宜宾市第四人民医院治疗,无法康复。郭仕容当时到高坪乡派出所报案,该所所长连笔录都没做,仅电话请示分管领导后,说分管领导已电话告知煤矿业主不要再打人了。该所次行径,简直是笑话!简直过于草率!真的视百姓如草芥,何谈“百姓利益无小事”一说?如今,乡政府以“在派出所没有查找到报案笔录”为由,否认这一铁的事实,试想,神仙都找不到“笔录”!

2018年底,高坪苗族乡政府又对受害人饶永方的父母说,你们不要当饶永方的监护人了,以后由乡政府来监护,同时停了饶永方低保户的各项补助资金。这难道不是公开在为煤矿老板背书?站队?充当保护伞吗?

综上所述,希望尊敬的中、省新闻媒体为民直言,替民伸冤,将老百姓的疾苦和冤情公之于众,曝光于天下。更希望中、省领导积极调查、落实群众所反映的系列问题,按照“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知错必纠”的原则,遵循“有权就有责、用权受监督、侵权要赔偿、违法必追究”的理念,真正把老百姓的合法权益落实到位,真正让正义的阳光普照筠连大地!


反映人:饶兴洪、郭昭贵、郭术龙、马仕秀、郭正其、徐先权、徐先贵、黄伯均

2019年4月5日

(声明:本网发布的“群众来信”所涉及的单位、部门或个人,只代表来信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本网任何观点,是否属实,希望相关部门积极调查核实,并将结果及时反馈我们。)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农民权益在线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北京中农兴业信息咨询中心 主办--村村通·一路发三农信息化168网站群平台成员•三农信息一体化应用平台--中农兴业工程指定网站

农民权益在线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9 nmqyzx.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8005977号-40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31号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010-56021286 15300094337 监督电话:18610056221

业务QQ:    客服QQ: